科普知识

“治未病”对减少医疗费用的意义

  • 文章来源: | 
  • 作者: | 
  • 发布时间:2013-04-23 | 
  • 点击数: 次 | 
  •     

陆征丽,魏大鹏
(天津科技大学 天津市食物与营养咨询指导委员会,天津 300222)

摘 要:“治未病”与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大的区别。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,多针对某一明确的疾病和致病因素,实质是“防患于已然”;“治未病”则强调如何提高人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能力和生存质量,实质是“防患于未然”。少得病,少吃药,发生医疗费用的时间后移,对个体而言,就是减少医疗费用的最为有效的方法;对国家而言,就是资金的节省和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储备。
关键词:治未病;医疗负担;医疗费用

“治未病”始见于《黄帝内经》,是在以“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而动作不衰”与“今世之人,年半百而动作皆衰”比较的基础上,总结出古人长寿的奥秘在于“饮食起居有常,不忘劳作”,所以“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”(《素问·上古天真论》)。而养生延年,不得病的根本在于遵循阴阳四时,“阴阳四时者,万物之终始也,生死之本也,逆之则害生,从之则苛疾不起”(《素问·四气调神大论》),即为养生之道。故而提出“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”,原因是“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”。“治未病”的实质是提高人在自然环境中的生存能力和生存质量。
1 “治未病”与现代医学“预防”的比较
“治未病”与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有相似之处也有很大的区别,相似在于预防疾病,区别在于对象、目的、方法等方面(表1)。
表1 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与“治未病”的区别
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 “治未病”
对象 具体某病 健康人体
途经 找出致病原因 认识人与自然之间的互通关系
分析 将不同病因与病症分开认定 认识自然界不同的气候变化对人体的影响
目的 对某病预防 提高人的生存能力与质量
措施 定量饮食与运动;器械检查与药品 顺应时节调整生活起居、运动与饮食
适应范围 适用于病因明确的疾病与急性传染性疾病 适用于各种慢性病与传染性疾病
性质 防患于已然 防患于未然
成本 成本高 成本低
现代医学的预防多针对某一明确的疾病和致病因素来预防。分为3个级别:第一级为病因预防,比如以控制或降低胆固醇的升高来防止冠心病的发生、以控制体重来防止糖尿病的发生等;第二级为“三早预防”,即早发现,早诊断,早治疗;第三级为对症治疗,防止残伤与康复。由于第三级预防,属于对疾病的治疗范畴,本文暂不讨论。
就第一级的病因预防而言,比如血清胆固醇高是冠心病(CHD)的危险因素,预防首先需要通过化验确定血清胆固醇是否高。高则采取预防措施,不高则被视为无危险性。也就是如果经过化验检查表明有问题,个体则会采取一系列的预防措施。通常的办法是选用针对性的药物或营养保健品,对某种食物的摄入进行限量控制,同时采取定量的运动等。如果化验没有显示异常,防御措施就有可能被忽略,即使个体明显地感觉有疲劳、失眠等症状,也会由于检验报告的正常而放弃预防。现实生活中就存在着胆固醇不高却患有冠心病,体重正常的人也患有糖尿病的现象。因此,第一级的病因预防很难有明显的实效性。只能到二级预防时,才有可能被“早发现”,但此时的个体却早已处在“病已成”的阶段。这意味着个体已进入病患者的行列,后面一系列的预防措施,包括进一步检查、确诊、吃药,外加饮食控制和运动,实际都处于治疗状态。显然第二级的“三早预防”,不是防忠于未然,而是“防患于已然”,但是,它却有很强的时效性,体现了现代医学的“预防”意义,已经成为我国预防疾病的标志性措施。我国城市国有企事业单进行每年一次的“体检”,充分表明了这一点。或许这正是导致国家将有限的经费大量投资于治疗的根本原因之一。
“治未病”所针对的则是健康人体本身。也包含3层意思:未病先防,既病防变和病后防复。后两者,本文不作讨论。未病先防是指人体在没有发生疾病(各项化验正常)的健康或亚健康状态下,预先采取的养生保健措施,其目的在于固护正气。中医养生学认为,人之所以能够抵御外邪而不生病,是因为正气固,“虽有贼邪,弗能害也”(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),固正气的方法是顺应四时气候变化的自然之道,养人体的自然之性,比如,春季,“天地俱生,万物以荣”,具有生发之气。气温转暖,寒气消散,人则应“夜卧早起,广步于庭”。如果逆春发之意而行,则会伤及肝,因为肝属木,通于春气,也具有生发的性质,喜条达。因此,人在选择运动时,应以舒展、缓慢、畅达的运动项目为宜,以顺应肝之性;情志方面应注意制怒,因为怒则伤肝;饮食方面,以辛甘发散为上品,以应春气。诸如此类的分析,四季(下季包括长夏)皆有不同的时节特性,其气分别通与相应的脏腑,对起居、运动、情志、饮食皆有明确的论述,同时也阐明了逆其道而行将发生的诸种疾病。
通过比较,所引发的几点思考:(1)什么是预防疾病的最佳时期?回答应该是健康时期,因为这是延缓疾病发生的最佳时期。(2)为什么人们依赖于“早期发现”,而忽略“治未病”?这是因为,第一,由于现代医学的治疗手段集中于人体有所感觉的病痛,科学的检验方法不断在揭示病因致病的直观性,有很强的说服力,使人们在恍然大悟间,盲目相信与依赖所有的数据,以至于忽略了最根本的道理——“治未病”;第二,“治未病”实际强调的是一种生命质量和生活品质,是融在起居饮食中的点滴,只有对此有所感悟的人才可能持之以恒。遗憾的是“治未病”的思想逐渐被国人忽视,其深刻的内涵则更是因为古文的艰涩而被众人放弃。只有当人们挣扎在“防患于已然”的痛苦中时,才意识到“治未病”的意义。
2 “治未病”对降低医疗费用的意义
“治未病”对于减少医疗费用是具有积极作用的,尤其对于低收入地区无力承担医疗费用的广大国民的疾病预防,更具实际意义。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,我国卫生总费用年增长率达到12%~18%,而同期GDP增长的速度则为8%左右。在医疗费用增长的过程中,药费的增长特别突出,平均比重达到60%~80%[2]。医疗费用的快速增长给国家和个人造成很大负担。从国家卫生部统计信息中心正式公布的《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》中可以看出,我国城乡居民患病人数高达50亿人次,近一半人未能就诊(表2)。在所调查的患病人员中,21.8%的人认为自己患病不严重,51.3%的患病者认为一般,24.1%的患病者认为严重,2.8%是说不好。
表2 我国城乡居民患病及诊治变化情况
项目 1993年 1998年 2003年
总人口 11.85 12.48 12.92
患病人次数(亿人) 42.9 47.9 50
年患病比例次数(次/人) 3.62 3.84 3.86
未就诊人次数(亿次) 23.5
未治疗人次数(亿次) 6.3
资料来源:卫生统计信息中心主编.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.中国统计摘要,2004:38.
2003年全国未就诊人次为23.5亿次,相当于患病总人次的47%,这些患者生病既不上医院,也不去看医生;未治疗人次为6.3亿人次,占患病总人次的12.6%;城乡患病者未采取治疗的比例高达10%~14%。未治疗患者中约有38%是由于经济困难而未治疗;70%的应该住院而未住院的患者也是由于经济困难;在城市低收入人群中约有41%的人应住院而未住院[2]。
从群体层面而言,减缓医疗负担与国家投入,与政府干预以及相应的政策与制度有关;从个体角度而言,则与个体防病意识、防病行为有关。个体素质决定了群体水平,对防病能力强的民众与对防病能力弱的民众,国家所投入的重点与力度自然不会相同。尽管人人懂得保健与健康的重要性,但是在当今信奉科学的民众心里,没有科学的证实似乎就没有说服力。
美国密西根大学健康管理研究中心曾经对某企业员工从2001~2004年所支出的医疗费用做了调查研究[6]。研究将员工分成无患病人群、少患病人群和严重患病人群,同时将3组人群分别划分为治疗前的防御、治疗与治疗后护理3个阶段加以分析(表3)。结果发现,严重病患人群在防御阶段的医疗费用支出平均每季度在1000~3000美元,少患病人群每季度支出低于1000美元,无患病人群的支出基本接近于零;治疗阶段的医疗费用支出,严重患病人群每季度在3000美元以上,最高可达到9000美元,普通患病人群每季度最高支出为1000美元,无患病人群此项支出基本接近零;疾病后护理阶段,严重病患人群每季度需支出2000~8000美元,少患病人群的支出低于1000美元,无患病人群则没有此项支出。可见,员工额外的医疗费用支出是由于高患病危险所致;一般的医疗费用支出是伴随患病危险性和年龄的增长而产生;健康投资(促进)能够有效降低医疗费用支出;在治疗前防御阶段进行健康投资是有效降低医疗费用的最佳时段。
表3 美国某企业不同人群每季度医药费用支出
分组 预防阶段 治疗阶段 康复阶段
无患病人群 基本无花费 基本无花费基 基本无花费
少患病人群 高患病人群 1000~3000美元 3000~9000美元 2000~3000美元
资料来源:Health Management As a Serious Business Strategy
密西根大学的研究得出2点启示:(1)提高个体健康素质,可降低群体患病的危险性;(2)对防病阶段进行投资是低成本高效益的投资。即使是成本相对较高的“三早预防”,也是有效降低疾病的危害和经济损失的重要措施。慢性病的“病例管理”是WHO提倡的提高治疗效果、降低医疗成本的有效途径。例如,对于结核病人免费投药(或称监督下服药)的干预项目证明,治疗一例结核病人只需约800元的成本,远远低于住院治疗2000~5000元的治疗成本,其成本效益比值也可高达60[4]。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在疾病预防方面的投入大大低于医疗方面的投入。据统计,从1979年到1998年这20年间,全国预防保健机构增加了16.8%,而同期医疗机构的增长幅度为77.6%,高于预防保健机构增长幅度50多个百分点[5]。医疗机构数量过快增长,资源利用不足、效率不高,医药费增长过快等一系列矛盾明显暴露。在卫生总费用支出中,个人卫生支出的比重高达60%,农村卫生总费用中个人卫生支出的比重高达9 0%;全国有医疗保险的人口不足30%,农村人口中有医疗保险的人口约为10%,全国绝大多数人面临着疾病带来的经济风险[7]。近10年来非传染性慢性疾病发生率逐年上升,给国家造成了不堪重负的医疗费用负担和难以避免的经济损失。
3 展望
提高国民“治未病”的感悟意识是降低医疗费用的关键,只有提高国人对“治未病”的感悟意识,才会有具体的行动。而提高感悟意识的重点则在于行之有效的教育与学习。对国人进行“治未病”的教育,为国人创造学习“治未病”的条件与环境,是一项非常必要的投资,应该被纳入政府预防疾病的投资范围之内。同时,将“治未病”的教育形成一个有效的机制,以推动教育与学习的广泛流传与持久发展,真正将“治未病”的思想与行动植入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的内心,世代相传,使之成为国民的生活准则与培养习惯的目标,提高整体人群的健康。对个体而言,在人的一生中,少得病,少吃药,发生医疗费用的时间后移,就是减少医疗费用的最为有效的方法;对国家而言,是资金的节省和可持续发展的资源储备。◇

参考文献
[1](唐)王冰次注,(宋)林亿校正.虞舜点校《黄帝内经》,南京:江苏科学技术出版社,2008.
[2]胡光宇,李蔚东编著.新健康革命.北京:清华大学出版社,2006.
[3]卫生统计信息中心主编.第三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分析报告.中国统计摘要.2004:38.
[4]石光,刘秀颖.投资于健康的理论与策略.卫生经济研究.2003:1.
[5]苏华.对我国公共卫生体制的深层次反思.http://active.chinainfo.gov.cn:808/zyy3/ViewInfoText.jsp?infoid=78926&COLUMNID=04.
[6]Health Management As a Serious Business Strategy.http://www.health.ri.gov/chic/worksite/edingtonwellnesspresentation112006.ppt.
[7]卫生部卫生经济研究所.中国政府卫生支农资金的使用与管理.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分课题报告.
作者简介:陆征丽(1961~ ),女,天津市人,在读博士研究生,从事营养与健康管理研究。